掌控自己

我們確信你能想到更多的這種陳述法,代表你深信如果曾經做過某些事就可以避免傷
害。的確,有些馬爾地夫說辭不無道理。比方說,蘇珊妮早就應該把受到凌虐的事吿訴母親,海莉不應該到賴利的上班處滋事,你也可以在可以說「不」的場所裡說「不」。不過,「要是……」這種說法也不一定能達到多少效果。馬西再做多少努力也無法控制她父母的酒癮,至於變窮、變漂亮或者結婚太早,根本和你受到傷害沒有眞正的關聯。
況且,從回顧中,你只能發現你在過去可以做某些事情。你現在希望你以前能做你現在
領悟出來的那些事,可是你當時並沒有做。你有了這種領悟,並不會讓你在診療過程中的這個階段裡感到寬慰。自責使你深信你以前就可以以不同方式來掌控自己,更使你深信的確早就應該去掌控自己。
我早就該預料到……自責和否認一樣,幾乎都是自發性的,因爲我們從小就被敎導在介入危險事物時,要採取主動應付措施。好意的大人把他們的寶貴經驗提供給我們。他們吿訴我們.^「不要碰它,不然你會燙到」、「不要爬樹,否則你會摔斷手」、「不要在屋子裡亂跑,不然你會摔傷!」爲了保護我們,大人總是給我們兩個前進的指引,其中一個就是警吿我們那些方式會對我們造成設計傷害,而且讓我們記得對某些事情有所警惧,以及安份守己;另一個指引就是讓我們能夠掌控外在事物^從避免被燙傷到預防感冒。
當大人說「不要太吵,不然你父親會生氣」、「不要穿那樣,人家會認爲你太隨便」或
者「不要心不在焉,別人就要趕在你前頭了」,他們使你相信你也可以參與、掌控其他人的反應,一如你自己。
「每一次我父親在自吹自擂他得意的一件事時,」馬克說,「我就像栽進冰冷的水裡。
看起來,好像一切都會相當順暢。我們一家都可以和睦相處,我們可以從他那裡獲得這些贈品,我們可以準備到一些地方去玩,我們可以做渴望已久的事。可是,天啊!這一切都幻滅了 。」馬克的父親若是丟掉另一份工作,就再一次把怒氣發在馬克的叔叔身上,或者再找出別人正在看輕他、看輕他的家人的另一個理由,所以他的子女就因爲他的這種心態而必須忍受他的折磨。
「我經常覺得自己早該預見到那些事情正在來臨,」馬克想起往事。「我應該早就預料
到他一定會想辦法再次破壞我們想要的International business center東西。我想來想去,想到這並不是他的過錯,因爲他的作風就是這樣;這是我的過錯,因爲我期盼他改採另一種作風。」不論你是怎樣受到傷害、受到誰的傷害,你也會像馬克那樣自動地吿訴自己:「你應該早就料到傷害正在來臨,有需要做一些預防措施了 。」這就是你在體驗人生後,所產生的一種成果。

痛苦經驗

自責之後當你從自責階段的寬闊觀點回顧過去的痛苦經驗,眼前只浮現那些你可以完成卻未完成的事,至於過去經驗中的其它制服訂做事情則消失了 。事實上,你在這個階段裡只見到你以前太自私、太愚蠢、太天眞或者太信賴別人,以致無法避免傷害,以致在「命運多舛」下受到不好的對待以及未獲重視。
從這種觀點來看,顯然會帶給你痛苦,不過,你確實曾經有那種遭遇,讓你了解你需要
去探討以前可以完成卻未完成的事。雖然這種探討結果未必正確,對於某些特殊個案的眞相更是牛頭不對馬嘴,可是,這種做法總比你可能探討過的其他事較沒有威脅感及痛苦。應該不是他們的過失在你一生中的某些階段裡,自責帶給你好處,讓你感到更安全、更寬慰,因爲你認爲別人帶給你傷害後,你並沒有要傷害你的人爲他們的行爲負責,你只是把痛苦放在自己身上;假使傷害到你的人是你所愛的人,而且你受到傷害時年紀還很小、需要這個傷害你的人來扶持,你更容易產生前述的心態。
比方說,馬西就讀小學四年級時,她製作的科學試驗作品就入選參加全國科學展。當
時,馬西很大膽地要求母親不要去參觀北海道,母親卻堅持要在「她的天才女兒榮獲首獎」時在場觀禮。當天,她的母親喝得醉醺醺的,連走路都有困難,但她卻讓馬西的父親留在酒吧,不想拉他出來,以免他也到會場。馬西的母親把女兒載到會場後,就搶走大會要由評審頒給馬西的那份獎品。她想在現場大加宣傳一番,卻在搖搖晃晃下傾倒,撞到放著馬西作品的子。於是馬西的作品、自尊毀於刹那。馬西跑到最近的一間女生厠所,直到哭乾眼淚才走出來。在那種狀況下,你必然認爲馬西的怒氣是針對她的母親,可是並非如此。馬西若要對母親生氣,就得把母親行爲的過失擔負在自己身上,她無法這樣做,因爲若是如此,她也必須確認自己的母親是一個無法給予子女安全感和愛的酒鬼;馬西和所有的小孩一樣都需要父母給予安全感和愛,也期盼父母能夠給予。
所以,馬西提醒自己「母親以她爲榮」,提醒自己必須去協助母親。她吿訴自己「母親
愛她」,母親絕對不知道做了傷害她的事,也就是那個丢臉的場合不可能是母親的過失所造成。「我責備我自己,」馬西表示。「我一開始就應該做一些防範措施了 。我早就應該設法不要讓她到展覽會場,就可以不惹火她。假使不是我那樣自私,那樣渴望獲得那個『愚蠢的』獎品,我就不會去參加決選,她就不會受到刺激,就不會醉成那樣做出那種事來。」從室內設計邏輯觀點來說,這是一種迂迴心理。馬西爲展覽會那件事找出一個責備自己的理由,並藉此讓値得信賴、有愛心和「正常的」這個原有的母親幻覺得以留在腦海。她所愛的這個人的影像一直原封不動留駐下來,而且,她對於自己世界裡的各種觀感也經常一成不變。

喪失意識

不過,這無所謂。馬西相信只要自己更加努力,就可以「彌補」自己的缺憾,而且只要她不再感到缺憾,所有屏風隔間事情都會再度變得「美好」。雖然,你可能不曾像馬西有過那種深刻的體驗,還是有很多類似機會。不會再發生了!自責使你恢復意識控制力,而且顯示你能夠克服突發的痛苦和頭痛,對你有益。馬克回想八歲時對父親「口無遮攔」那件誤會時,仍然不寒而慄。他的父親在盛怒下,除了打他耳光,還把他抓起來,丢到門外。「你這樣愛唐叔叔,就去和他住算了 。我們家不要你這個丢臉的乳臭未乾小鬼。」馬克的父親用力把門拉上,還這樣咆哮。
馬克記得他當時大力敲門,哀求家裡的其他人幫他開門。不過,他的姐妹躱在她們的臥
房,只敢從窗戶看著他,卻被父親一 一抓起,趕出臥房。馬克只好蹲在門前直到支持不了 ,才躱到門外的車子裡。到了黃昏,母親才把他帶回家裡。「我在門外那段時間裡,」他說,「一直祈禱。我祈求主指引我父親,讓他帶我進家門。我向主保證我要做好孩子,我再也不說讓我父親覺得丟臉的半句話。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忘記主的恩典.,而且,不管領受何種對待,我絕對心存感恩,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感到失望。假使,家裡的人能夠出來接我,讓我重新回到屋子,我發誓,我定不會讓剛才那件事再度發生。」
當你受到傷害的那個時候,你最先想做的團體制服就是終止痛苦,其次的心願就是不要再受到類似傷害。就像馬克那樣,你向上帝提出了 一筆交易,或者發誓你絕對會做可以預防類似傷害的任何事。而且,當你做了這些事後,又重新獲得意識控制力^我們遭到不可理喩的傷害時,廣受抨擊,因而喪失意識。
從你受到傷害那刻開始迄今已有多年,要是你還認爲傷害你的人也應該相對地自責,那
麼,代表你還受到傷害者的掌控中。他或她很可能還會再一次傷害你,你也再一次無法應付。另一方面,假使你覺得自己難辭其咎,你的情緖就受到自己掌控。你可以更輕鬆自如地控制你自己的想法、感受和行爲;你可以掌握你自己的期盼和脾氣;或者,掌握你自己洩露出來的各種訊這樣就控制了別人用來對付你的利器。 冑再者,當你認爲你和這件痛苦經驗的發生不無關聯時,你的無力感就會稍稍疏解。你的無力感是來自於你受到傷害時,年幼或者疏於防範,也可能傷害你的人在體型上比你碩大,在心理上比你佔優勢,所以你無力避免傷害發生。然而無力感卻是我們在遭遇痛苦經驗時,最常出現的感受,對我們相當不利。假使你讓自己陷入無力感中,必然生活在重重的蘇美島恐怖陰影裡,擔心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受到傷害。另一方面,當你終於認定「我造成那件不幸發生」,而且你相信「我可以避免重蹈覆轍」,你就不會再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徬徨無助的受害者;至少在短期之間,你有這種感受。

承擔的責任

事實上,自責只是在處理痛苦、隹慮時的一種臨時性、塡補空缺的措施。如果你要眞正
診療你的傷害讓生活好轉,就得超越這種心態。遺憾的是,很多人在這件事上「說的比做的還多」。由於你做那些抉擇、發展出自己的自助洗衣見解,你可能會像海莉那樣發現自己陷入罪惡、羞恥和自我懲罰這個惡性循環中。
只要你不再爲別人帶給你傷害的事情而責備、懲罰你自己,你就更接近診療和寬恕之路
了 。當然,這不是要你去否認你應該承擔的責任。假使你沒有向別人提到你受到凌虐的事、假使你不曾對已成年但不願和你交談的兒子說一些鼓舞的話、假使你欺騙你的配偶而被他拆穿並且離開你,你要是曾經做過其中的一些事,只要你願意,你可以爲此感到後悔。可是,在你花了另一段時間在後悔往事之前,你必須分辨自責的涵意。你當然可以從這種作法中找到某些事實,可是,這不像你想像中那麼沒有罪惡感。
當你想到已經發生在你身上的那些不幸事件,你就有想要彌補那些傷害的念頭,你也想
去完成過去應做卻未做的事。那麼,你認爲你做了哪些事才造成你受到傷害呢?你認爲你以前可以做哪些事來防止你受到傷害呢?你認爲你應該在受到傷害前就預知不幸要發生嗎?【澄清法】之五,破菌而出當你思考上述問題之後,請花幾分鐘寫幾行你曾使用過的陳述句,或者仍然使用的自責語句。句子的開端是:要是我有……要是我沒有……
我應兹……雖然你十分相信這些陳述的辦公椅內容,甚至這些內容在短期內會對你有用,可是這些內容絕對不是你痛苦經驗的眞正原因。事實上,你很少防範傷害再次出現,所以,除非你曾經做過,這些陳述才具有作用。不管你選擇去改變你的部分觀點、試圖去掌握你環境中的每一件不可預測的變數,或者否認你的個人需求而成了犧牲者,你爲預防不幸而做的努力終究會失敗。毎當不幸發生,你總是再度受到傷害,再度失控,再度感到無力,你只能藉著這個機會一 一分析你受到傷害的原因,並自行確認你不必單獨負起受到傷害的責任。假使,你沒有這樣做,反而更加相信自己有缺憾並且力求變得「更好」,那麼,你就陷入進返維谷的自責階段了 。
去除坑道視野陷入自責階段進返不得的人發展出一種「坑道視野」。他們有時候固執地只追求一個單一目他們原先就認爲應該要修補造成自己不快樂的缺憾。比方說,巴翠就認爲過度肥胖造成她有個不快樂的童年,她除了自責外,還把這種扭曲的見解當做金科玉律。當然,這屬於邏輯上的團體服推論,因爲要是她不那樣胖,就沒有人會叫她「胖巴翠」。可是當她到了少女期,她就全心全意減肥,不想再讓別人嘲弄她。

信念行事

目前,她至少比正常的體重還輕五磅,但她還是認爲自己很難找到合適的男士 ,事實上她終日埋首於工作中,而且花了很多心力去辦好magnesium die casting事情。她還認爲只要體重能再減輕五磅,其他的病症都可以解決。在大學時,她患了易餓症,於是她大吃大喝,再利用瀉藥來通便,而且每天都要嘔吐好幾次。她也運動,卻非自動自發。她深陷於自責之中。
假使你一直試著去「修補」你的某些缺憾,你可能也會因此陷入痛苦之你吿訴自己:只要你能變得更苗條、更結實、更親和、更沈穩或者有更多的錢存在銀行,就會得到快樂。你一天到晚都在想這些缺憾,不時帶給自己壓力;你也擔心自己要是能夠變得苗條……會影響到生活中的其他事物。
去除完美主義那些認爲他們應該可以預見到傷害、預先做好防範傷害的人,往往成爲完美主義者。比方說,已經不和酗酒父母生活而受其影響的馬西的信念是只要她處理事情完善、只要諸事果如預期,就不會有不幸發生,她並且依照這種信念行事。可是,只要結果不如預期或者她犯了 一絲錯誤,馬西就覺得罪惡、羞愧,彷彿天地變色,彷彿自己回天乏術。有時候,她對自己憤怒到想「把她關在漆黑的房裡,永遠不再踏出房門」。她處於自責中。
你也可能像她這樣,假使你,對於你難以掌控或者你犯錯所造成的事情,感到癘苦、焦慮萬分。腦海中不斷重映一些特定的臭氧殺菌影像,並且研判那些做錯了。不時感到沮喪,不時提醒自己以前的失敗;而且,你發現自己只想到你所犯的過失,即無法專注於其他的事情。感到壓力重重,罹患頭疼、漬瘍、大腸夂或者其他因爲緊張而引起的病症。
別再處處自責陷入自責階段的人往往先爲某些特別事件責備自己,繼而爲所有事情責備自己,往往從相信他們能夠預見他們的傷痛開始,繼而相信他們能夠防止別人遭到同樣痛苦。比方說,父母寵愛有加的愛莉珍這名獨生女,在很小的時候就相信父母快樂與否和她有關。「我是他們世界裡的中心,」她提到往事。「我每擧手投足,都被他們稱讚爲『太美妙了!我太快樂了!我的心肝寶貝是我最快樂的泉源。』」雖然愛莉珍受到傷害而處於自責階段,但很顯然她說的這些事情並未傷害到她。
愛莉珍的父親是一名具有特殊天分的音樂家,卻也是躁鬱症患者;當他消沈時,愛莉珍
感同身受,因爲她做了各種努力卻無法使他快樂。結果,她的父親在她十一 一歲那年自殺了;爲此,她認爲父親自行了斷是她所做的辦公桌努力失敗所造成。
「我的母親做了各種能做的事,」愛莉珍接著說,「她甚至帶我去看心理治療。可是,
我從來就不曾吿訴心理治療師或者任何人:我對父親的死難辭其咎。我感到慚愧而難以啟口。」在這種心態下,她爲此自責,陷入心靈膠著中。愛莉珍認爲父親自殺是她無法讓他感快樂,而且她現在面對不快樂的人,或者足以讓別人感到不快樂的環境時,會變得十分焦慮。

陷入自責

在公司、在家裡、在社交場合,她無法輕鬆自如,除非她完全確認身旁的每一個人都很
舒適滿足。在同事或者丈夫和她爭辯論文翻譯的日子裡,她感到相當痛苦。她甚至無心享受一頓餐點,除非和她一起進食的人都津津有味在用餐。
你可能也會和愛莉珍一樣陷入自責中,尤其是你覺得有必要對每一個人、毎一件事負責
時;當你的配偶、父母或子女感到不快樂時,你也不快樂;當你覺得自己沒有主動做一些事情讓別人感到快樂,你不快樂;當你一再設法「彌補」某些事情、遮掩某些不悅的事實、爲那些根本和你無關的事而道歉時,你還是不快樂。這些事情有可能是天氣變化、能源耗盡、跳蚤問題,當然還有別人的言行。
揚棄贖罪心態卡蘿玲在淸晨五時就起床了 。她先幫兒子收拾滿地的紙,接著料理她的女兒以及四名收養的子女上學的事宜。當丈夫從附近工廠做完大夜班工作回家時,她設法讓丈夫不再那麼疲倦。她爲其他收養家庭的家長解決收養上的難題,爲兄弟、鄰居暫時代管小孩。她洗車、淸理高齢母親的房間,幾乎從日出到日落都在處理別人的事,只有自己的事忘了 。她爲孩子們做了很多件好看的衣服,自己卻穿著破舊的工作服。她花時間去聆聽毎一個人的牢騷,自己卻沒時間去看牙醫。她似乎不認爲自己應該關切自己,也不認爲應該獨自享有任何aluminum casting事物。
爲什麼卡蘿玲屈躬彎腰去迎合每一個人的需求卻忽略自己呢?因爲她認爲自己正在爲將
近卅年的那件事贖當時,父親正在打母親,於是她撥電話報警。第一 一天淸晨,父親收
拾行囊,離開了這個家。從父親離家的那一刻開始,她認爲家中所遭受的種種困境都和她有關,她應該負責。爲了彌補父親出走造成了母親、兄弟的傷害,她成了家中的「强力膠」,把家人黏在一起。她可以爲家人做各種事、爲他們做各種犧牲,到目前還是如此。陷入自責的卡蘿玲已經成了 一名「烈士」。
你也可能成爲「烈士」^假使你忽略了自己,做了無數的犧牲,把每個人的需求擺在
你前頭;假使你成了每個人的「大地之母」、成了每個人的迴音板或者一切盡力而爲的超人;假使你不管那件事會帶給自己多大的不便或負荷,都對提出要求的人說「好,我來辦」。
除去內在壓抑伍林認爲只要他能成爲好兒子,父親就會愛他,父親和母親也不會吵嘴;所以,他力求做個讓父親以他爲榮的好兒子。他努力求學,成績出衆;他熱衷運動,並成了校內比賽的明星級選手,獲得傑出個人獎,家長也獲頒具有殊榮的獎杯。可是,學業、運動方面的成績沒有一項對父親具有it’s skin吸引力,伍林也爲此對自己的表現不盡滿意或感到光采,因爲別的同學要是有這種成績早就炫耀不已了 ,他卻不能以這些成績來換取父愛。他認爲,這一定又是自己努力不夠而造成。伍林已經脫離自責階級一段時日了 ,卻一直把「做得不夠好」當成隨身的標籤,就如同你要是不驅除消沈念頭,它們就一直與你同行。

毫不可愛

自責毀掉了自尊。你爲過去傷痛而自責的日子,就是一個蔑視你自己、提醒你自己還處
於傷痛的日子,它使你無法欣霣你自己的個人關鍵字行銷優點。以桑迪來說,她在出生後就被母親遺棄,所以把自己看成一無可取、毫不可愛;你事實上也可能希望自己能夠脫胎換骨,或者過著別人那種生活。你不敢冒這些風險,因爲你相信自己註定會失敗或者爲此遺憾。你要是有過成就感,那種次數也可說少之又少。你多半是孤立你自己、低估你自己、輕視你自己。這三種念頭使你的自我價値感更加低落,也使你從首次受到傷害以來一直認爲錯完全在你的那份內心傷痛再次加劇。
曾經煤害過你的人,現在並沒有在做傷害你的事。他或她不可能一直在你生活周遭,更
不可能在今天和你共同生活。可是,你對往事一直念念不忘,你因此不斷在傷害自己,更使得這些傷害栩栩如生地盤據你的心頭。你吿訴你自己:你很胖、很笨、很醜、很懶、很儒弱、很不可愛、很沒用等等。你把別人經由他們的行爲、語言而造成你傷害的那些樣板移轉,自己不斷在重複那些訊息,也懲罰自己。你在心底內化了那些訊息,讓它化成了你的認知。安納李區認爲這種做法就是「你變成了你自己的壓迫者」,在她所寫的《築橋:女人與男人的解放》這本書中就提到上述那段話。
所以,馬西的父母若是沒有製造出那種喧囂或者丢人的事來,馬西還是一樣會感到驚慌
失措。她每一次犯了過失就告訴自己「妳什麼翻譯社事都做不好」,她每一次遇到無可預期的耽擱、受阻時就告訴自己「你算了吧!你應該早就料到這種事才對」,她這些說法分明在爲自己製造痛苦和焦慮。
至於馬克,他不希罕父親給他那些「爛貨」。他毎次把那些「爛貨」自行毀壞後,就吿
訴自己.,「不要抱太大希望,否則一定會失望。」愛莉珍即使沒有一位消沈的父親,本身就是一個失敗者。只要周遭有人不快樂、不滿意,她就感到不快樂、不滿意。
當傷害你的人離去時,你不但撿拾「不夠好」的標籤,還把它戴在身上,傷害到你的自
尊,加深你的痛苦^除非你熬過自責階段。【澄清法】之六,走出陰影拿出你早先所寫的「要是……我就……」那些陳述句,客觀地看它的內容。儘量試著仿若置身事外,就像那些傷害發生在其他人的身上而「其他人」正以那些自責的語氣向你陳述過去的遭遇。 然後,你從觀察者的客觀角度來問你自己:「那些陳述句不正確?」比方說,蘇珊妮認爲「要是我以前不是一個漂亮的小丫頭,父親就不會侵犯我」,她把這種觀念列入範畴。可是,她的父親侵犯她不單是這個die casting原因。不只因爲她長得漂亮、不只因爲有些和她有關的事引來她的不幸,她自己也曾經想得不寒而慄。

合乎道理

事實上,她父親的行爲和她一點關聯都沒有。正因如此,何妨删掉你手邊的明顯且非事實的陳述內容吧!然後,問你自己:「那些越南新娘面談陳述內容指明我得爲別人的行爲負責,而別人的那些行爲事實上並非我所能掌控?」例如,馬西認爲她應該爲父母的酗酒行爲負責但那是她的父母應負的責任,不是她的責任。卡蘿玲認爲她應該爲父親遺棄家庭的事負責但她父親是成年人,自己選擇要離家出走;不是她促成父親做那項抉擇。同樣,你無法促使父親毆打母親、造成父母離婚、或者强灌毒品到你兒子的喉嚨裡再把他變成一名吸毒者。從你的紙上删掉這些內容吧!「哪些陳述反映出我無法改變或影響屬於我個人的問題呢?尤其是我受到傷害時所引起的那些問題。」凡是和貧窮、種族、宗敎、性別等有關的字句,以及因爲你的體型而不被信賴、沒有戀愛對象、結婚太晚使你受到傷害的這些陳述,都應删除。這些全是旣存的條件,但不是你創造出來的。
留在你紙上的其他陳述句至少它的內容必須合乎道理。不過,你還得再予抽絲剝繭。看
看有哪些言過其實,把你形容得過於重要,以及有哪些變成了「全面指控」你自己。比方說,你把「我現在才了解我做的那些事是愚蠢的」寫成「我是一個愚蠢的人」。你可以從回顧往事裡,悟出有那些seo事情在目前是可理喩的,只是你以前受到傷害時沒有察覺到。蘇珊妮最近走訪她生長的城鎭,爲我們回答了這個疑問。
「我設想自己是以一個成年人的立場回去目睹家鄉狀况。我敲以前舊宅的門,向新的住
戶説我以前住在這裡;然後,他讓我到處參觀。」「接著,我走過門前的街道去拜訪艾絲。從我小時候起,她就住在這裡。雖然,我很想告訴她此行原因以及多年以前的那件事,但却説不出口 。可是,我那時突然想到她是一名資深的兒童保護工作者,在媒體還未批露兒童受凌虐的事之前,她早就知道那些個案了 ,所以,艾絲應該早就知道我以前的事。我知道要是我把那件事告訴她,她一定會給我協助,我也會不再爲幾十年來的罪惡、羞恥和頭疼所困擾。」「不過,我還是没有說出來。當我離開她家,不禁再三提醒自己:我可以把那些事説出來,却没有說。我眼裡盡是淚水,再一次感到愚蠢、慚愧。」蘇珊妮暫時回到了自責階段,可是她不會在這個階段裡徘徊或者進退不得,因爲她已經出「現在才責備自己在過去沒有去做能夠做、應該能夠做好的事,根本無濟於事」。你也必須深深體驗以上那番道理,並且承認你現在已經無法去做任何可以彌補過去的只能做爲殷鑒,不再重蹈覆轍。你可以不必再守口如瓶、再藉酒消愁、再苛責他人未盡你意,要是你能改變翻譯社上述行爲或心態,才眞正有助於解決難題。更重要的是你終於化道自責對你目前生活的影響、過去的罪惡及羞恥感怎樣流入你現有的心境,你也因此了解眼前在做什麼或者沒有做什麼。

苛待自己

想一想,旣然你責怪以前的傷害,那麼你已經做了哪些事來彌補,以及你還繼續在做哪
些事來改變或掌握你的外籍新娘仲介現況呢?在哪種情形、哪種方式下,你才想要爲別人的行爲負責,以及想要設法去掌握別人的行爲呢?由於你認爲自己做的不夠好,你目前受到哪些損傷呢?你吿訴自己你是怎樣的人,而你又怎樣來懲罰你自己呢?你做了這些省思,就會對你一直有幫助嗎?省思眞的能幫助你嗎?我們擔心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擔心責備、蔑視以及苛待自己,只會造成你胸口永遠的痛。還好,你在自責下所做的那些事都可以自行停止。你可以花一點時間設法寬恕你的過失和人性。你可以採取否認階段那種方式,寫一封信,向自責階段吿別。走出這個階段就是一種過程,它就像走出否認階段的部分過程那樣。這封信讓你更深一層了解你怎樣責備自己,有助於你的成長。
【澄清法】之七:責備自己的》封信拿出一張紙來。假使你要把它當做一封信,就在上面寫下日期,然後用以下這種書信開與我同行的可愛伙伴「自責」,接著,把你苛責、批判自己的心聲化成文字,再把你所做的事、未做的事的所有過失向「他」致歉;這些你做過或不曾做的事很有可能改變某些現狀,造成你的傷害。假使你像上次採取「要是……我就……」這種陳述法,它並不能消除月老的傷害。你不必爲任何事感到抱歉,那些事從頭開始就根本不是你的錯誤。
所以,你下一步就應勇敢地寫下「可是,我已經懲罰自己夠了 。」這幾個大字,然後寫
出你怎樣懲罰自己或者贖自己的「罪」。假使你願意,你可以在信上的另一段以「我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做爲開端。當你寫完了心底的話,就在信末寫出一段或一段以上的這些肯定語句,我曾經認爲我理應受到傷害,可是,我現在知道我不應受到那些傷害。我曾經認爲我引來那些傷害,可是,我現在知道那些完全不是我的過失所引起,我
完全不必爲那些事情負責。我曾經認爲我必須背負那些罪惡和羞恥的重擔度過餘生,可是,我現在知道我已經懲罰自己夠了 ,我現在知道我能夠脫離自責的階段。
這封信讓你愈來愈走近自責階段的出口 ,就像你在區分何者是你的責任、何者不是時,
費盡苦心在「找出口」那般;雖然如此,這封信只算你成長的一小步,你還得跨出更多的歩伐。你必須一開始就完全不再爲了所造成的小型辦公室出租傷害而懲罰自己,你現在要善待自己。
關懷心中的小孩人必須學習診療自己,把受到傷害的「小孩」帶回心底,善待「他」。很多人隨時都與那名受到傷害的「小孩」同行。以往,我和我丈夫發生爭吵,突然想到他五歲時究竟是什麼模樣;現在,即使没有爭吵,我也見到他以前的模樣。不過,他和父母親或者姐姐相處的舊事早已成了 一些老舊的記錄帶,只在他的腦海裡不時播放。

被斬首的公鷄

有一些人就是在受到別人責打後,又以同樣的越南新娘價格方式來責打自己。女演員、女製作人馬洛湯姆斯當你心底的生命受到傷害,你就是那名脆弱並受到驚嚇的小孩,或者看起來很像。這名「小孩」,不但呈現你以前年幼時的模樣,而且是你現在某些部分的化身,仍然好玩、固執、天眞以及自做聰明。你的「小孩」知道你需要有安全感、隱私感並得到愛。當這些需求無法滿足時,「他」能感受到,並且受到折磨。假使你聆聽「他」的聲音,你就知道該是關懷自己的時候了 ,而不應只關懷別人,犧牲你自己;該是你放慢脚歩的時候了 ,而不是像一隻被斬首的公鷄那樣亂跳丄該是需要哭泣或者接受撫慰,或者放鬆心情、來點樂子的時候了 。
然而,在自責的階段裡,你沒有去聽心底「小孩」的說法。你變成另一個人,不想去聽
「他」的忠告。你否定了「他」,你也被人否定。誠如馬洛所說,別人怎樣責打你,你就怎樣責打你自己。所以,當你心底的「小孩」需要愛、關懷、滋養時,你不但無法給這些,還給「他」罪惡、羞恥,這種情形有如一些爲人父母者在孩子哭鬧的時候賞他幾個巴掌,再說,「現在,你有哭鬧的婚友社理由了 。」當你正要離開自責階段之際,你首先必須關懷你心底的「小孩」,不要忽略、凌虐「他」。你必須聆聽你身體另一部分讓「他」吿訴你「你感到悲傷、剌傷或者被遺棄」,而且你必須撫慰脆弱的「他」。
你怎樣做呢?好吧,你總應該知道怎樣去安慰一名受到傷害的眞正小孩?剛開始,你仔
細聽他訴苦,並且投以關注眼神,再設法了解他的感受和事情眞相。接著,你可以:
像母親那樣說出滋澗心霞的話,像「不錯嘛!沒有關係,我可以繁你解決。」給他一個小禮物。
帶他到一處場所,讓他找到樂赵、感到心平氣和、覺得身心舒暢。讓他擁有自己的時間。讓他哭泣。當他打瞌睡、散步或畫阇時,暫時不要他做家中雜務。向他保證你愛他,並且向他提到怎樣才能做個傑出、可愛、有能力、有用的人锿他了解傷窖到他的那些事「完全不是他的過失」所造成。
從孩提時代以來,你可能已經喪失了以往那份歡愉、童眞和自然,你就可以立刻讓你自
己重新體會這些;這是迫切的事,你必須爲你而做,才能使你終於可以「不再成了肉靶
子」,不再呈現胸口永遠的痛。你已經懲罰心底的「小孩」有一段時日了 ,你得善待這個脆弱的生命,並且療養自己的傷勢,就會脫離搬家公司自責階段。